【戏作】《老冒(薛暮冬)轶事^_^》

楼主
【戏作】《老冒(薛暮冬)轶事^_^》

    老冒原本是有名字的,还很好听,菊开未央——雪(薛)暮冬,很有诗意吧,但现在大家都叫他老冒,版本很多,我认定这和老冒爱戴帽子有很大的关系。金秋时节,秦淮河畔见伊人,当时老冒的头发已经为数不多了,但却梳理得一丝不苟油光锃亮,让那死党孙燕舟哂笑一番,说苍蝇拄着拐杖都上不去。回来之后,不知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还是怎么回事,头发居然也急剧减少,伊人为此给他编了一段笑话,说老冒的头发仅剩三根时,到发型屋做麻花辫造型,发型师不小心弄断了一根,老冒:那就梳个中分吧。不料又弄断一根,老冒火了:你是不是存心要我披头散发?

    为了形象起见,老冒就到滁州一个名为“最高发院”的发廊(此发廊因此名还上了2005年的经典语录)剃了个光头,决定《从头再来》,可老婆又不愿意了。万般无奈,老冒就戴起了帽子,可这一戴,怎么就上瘾了,什么凉帽、礼帽、毡帽、马虎帽、瓜皮帽,一应俱全,应有尽有,颜色也是赤橙黄青蓝紫样样有,当然绿帽子除外^_^尤其是从周一至周五,老冒的帽子都不重样,就犹如女人每日换裙装一样,于是学生干脆不看日历,就看老冒的帽子来确定是星期几了。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周一至周五,各戴哪顶帽子好像成了规矩,让人想起出租车上每天更换的椅套或电梯间里印有星期几标志的地毯。

    这一日,也许是因为熬夜的缘故,老冒起晚了,一看快到点了,起身抓起帽子就跑,还好,赶到教室正好上课铃声响起,老冒长舒一口气,心想,幸好啊,否则,我这几十年一贯守时之美名岂不就毁于一旦了?抬眼看去,却见学生满脸喜色,然后又满脸狐疑。老冒也顾不上多想就开始上课,但他总感觉时不时有学生的眼光瞟向自己,老冒心里可犯嘀咕了,突然心慌,昨晚和老婆缠绵时老婆一个劲地亲自己,而早上赶得急,脸也没顾上洗,是不是脸上留有口红印?这样一想,老冒脸上就有些发烧,他瞅个机会利用窗子玻璃的反光看一眼自己。不看还好,一看,这脸腾的就红了。你道为何?原来他把帽子拿错了,戴了一顶星期五才该戴的帽子,难怪学生一开始挺高兴呢,以为又该度周末了。其实这天是星期一!^_^

    老冒很重情谊,和燕舟、远星、会林,号称“四人帮”,平日好得跟穿连裆裤似的,经常一起吃酒、谈诗论赋,很有魏晋才子之风流倜傥与狂放不羁,他们的口号是“白天当教授,晚上是野兽”,当然,此野兽非彼野兽也^_^因为他们常常于酒醉后在午夜的街头嚎叫“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可谓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但奇怪的是这并没影响白日里他们在公众眼中的光辉形象。

    这四人还有一共同爱好——喜爱美女^_^其实,男人好色,乃英雄本色,美好的事物人人爱,所有的男人都会为美色所动,这并不为过矣。喜欢美人证明热爱生活,心态年轻。有一种说法,男人去餐厅吃饭,点菜时只看菜单不看美丽的女招待,说明这个男人已经悲哀地老去。自然,欣赏归欣赏,不能有行动。四人在此的观点还是一致的:君子好色而不淫,可阅尽人间春色,但不能处处留情。这四人还经常上网,也经常在各种美眉图库流连。那一日酒后,燕舟大谈自己QQ上的美眉,引得老冒眼冒火星儿,二话不说,直奔家中,开机上网,申请QQ。于是好友里美眉激增,大有超过燕舟之架势。

    老冒的声音很好听,标准的男中音,很宏厚而有磁性,都达到国家特级播音员的水平,还是省普通话测评委的。他受聘于一家电台,做一档关注心灵热线节目的主持人,那极富魅力的声音和极为温厚的话语,常常惹得女听众崇拜他、热爱他,送花送礼物给他,深夜在电台门口等他,给他发表情达意的短信,邀请他喝咖啡什么的。这就让老冒很为难了,不去吧?怕得罪了听众,更主要的是不想失去见漂亮mm的机会;去吧?对自己是否能经得住美丽的诱惑又没有把握,怕惹出什么绯闻。考虑再三,还是拉来自己的死党商议对策。为了保持名节,四人一致决定,无论是谁,一旦遇到要见异性朋友的情况,四人一定要同往,互相监督,截断任何可能犯错误的路子。呵呵,老冒之为人可见一斑了^_^

    老冒喜欢散步,而且必须是独自一人。只有此时,他才感觉自己是属于自己的,思绪可以神游很远,可与天地对话,可与日月同晖。这一日,正好是他41岁生日,他谢绝朋友的庆贺,独自一人来到秦淮河边秋水湖畔,见一大青石,“有心抱琴看鹤去 不意枕石待云归”,随口咏出这样的诗句,却又不由自主地仰卧于青石之上,恍恍惚惚中进入了梦境,他听到了水草的持续的歌声,湖里面金鱼们轻而短促的呻吟,石头的痉挛,时光背后那些皱纹的开花声。他看到了他的第一位女友,见到了他早已离世的大姑……他陷在了梦魇中。忽然从秋水中开出一朵莲花,花中有一仙子,好似洛神。飘然而至,将一滴甘露洒在他的额头,轻声说:“你思虑太多了……人生苦短,还是好自为之吧!”话落而人去,老冒拼命想伸手去拉她,却怎么也伸不出。一梦醒来,已是子夜时分,怅怅而归。

    次日,几位死党又聚会,老冒说与他们听。燕舟一拍老冒的肩膀大叫道:“好呀,老冒,你小子要走桃花运了,人说男人四十一枝花,看看怎么样,真灵验啊!”远星则拍着他另个肩膀,语气低沉地说:“老冒,你可要当心啊!那仙人是话中有话呀,都说人过中年天过午,中年,譬如跷跷板,两头是快乐,中间则掮着全部的沉重。你,可要保重啊!”会林则哈哈一笑不言语,这让老冒更无所适从了,又陷入深深的思考中……唉,头发又掉了若干根!


    在此,特别鸣谢燕舟同志友情提供素材^_^




[em02][em34][em43]
1楼
哈哈哈~~~小园写的很传神!有意思!
2楼
扣除“戏”的部分,老冒的形象还是比较真实和丰满的。
比如:这几十年一贯守时之美名,喜欢散步,而且必须是独自一人。重情谊。
很宏厚而有磁性,都达到国家特级播音员的水平,还是省普通话测评委的。等等。
不为了什么,我私下决定出卖了一回朋友。
3楼
幸福的老冒。小园很有文采,戏说得好!
4楼
小园有特殊才能!
5楼
小园的才能是多方面的,确实是个多面手,女性中少见,我捣的是实锤子!能认识小园是一种福分!谢谢小园,若有空,我代表“四人帮”邀请您来江淮之间游玩(比如,看看朱元璋的故乡之类),一切由“安”负责,说话不算数........小猫吧。问好小园,健康,快乐,永远年青!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1250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