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关童年河的记忆

楼主
[原创]有关童年河的记忆
  童年是人的一生中最值得留恋和回忆的岁月,也是记忆里最幸福、最值得珍藏的一段时光,在人生的旅途上,童年的经历往往潜移默化地主导着人一生的喜怒哀乐。想一想童年的往事,它是如此有声有色地装点着我记忆的操场,滋润着我坎坷的人生。每当想起童年那精彩的往事,被岁月的的红尘湮没了许久的心就会引发无言的感动。
  要问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什么?那就是流经故乡的童年的河。
                 
  故乡的东面是一条从遥遥的南山里蜿蜒而来的山水河,它的上游连着几座不大的水库,平时河水比较浅,但非常清澈,只有雨季来临时,南山里的山洪倾泻下来,才显出它那汪洋恣肆的暴戾来,它自南向北,在经过我的村北之后与由西向东而来的温顺的汶河交汇,转向东流。
                 
  童年的夏天,这里就是我们魂梦缠绕的乐园。
                 
  那清澈透明、碧绿恬静的河水,像两条缠在村子脖颈上的翡翠色的绸带;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晶莹剔透的蓝光,微风吹过,粼粼波光闪闪烁烁,象舞动的银练。河水是那样的清朗,清朗的可以看见河底那逍遥自在的鱼虾;沙滩是那么细腻,细腻的就象现在温软的布艺沙发。每年夏天,我们这群半大小子就象一条条欢快的鱼儿,在这里打滚、游泳、逮鱼……
                 
                 
  一、沙床
                 
                 
  所谓沙床,我指的是经河水常年涤荡、冲刷、淤积而成的平展展沙滩。在童年的记忆里,沙床曾带给我无限的欢乐。
                 
  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河水瘦成两条细细的交叉线,贴着葱茏的长满柳树的岸缓缓流向远方,而将肥胖的沙滩抛在身后,象两张硕大无比的床,上面滩着丰厚柔软的沙砾,洁白细腻,不带一点儿泥土,象铺了一条纯棉床单,常常给人躺倒在上面的冲动。
                 
  我们光着脚丫在上面奔跑嬉戏、垒城堡、寻找捡拾零落的贝壳,或者剜一种只有沙滩上才生长的叫不上名字的野菜,有时候还会遇见在沙滩里孵卵的沙鸥鸟。鸥鸟的窝多筑在有粗沙石的滩上,也是用一些均匀的小石子垒成。沙鸥蛋每窝多为四个,象沙土一样的颜色,不细心看,还以为是鹅卵石呢。偶尔还可能遇见刚刚出壳的小沙鸥,它看似毛栗子大小,但跑起来速度却相当快,加之它浑身长满暗褐色的绒毛,具有很好的隐蔽性。尽管你撒开脚丫子追赶,但气喘吁吁的你稍不留神就让它逃之夭夭,我记忆里只逮过一只,但喂不活,仅两三天就死了。
                 
  麦收过后,河水还凉飕飕的,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就耐不住了,相约着逃离母亲的视线,偷偷跑进那宽宽的河荡里,甩了鞋,扒了衣,将衣裤胡乱扔在沙滩上,兴高采烈的呼喊着,下饺子般“扑通扑通”跳进那不算很深但却非常清澈的河水里,浑身顿时被击起一层鸡皮疙瘩。我们撒着欢儿在水里扑腾一阵后,便纷纷跑出来,一屁股坐在被太阳晒热了的暖暖沙床上,躺在柔软的沙堆里,迎着太阳,平摆成一个酣畅风流的“大”字,让六月风尽情的抚摩。然后就动手往身上撩沙、堆沙,那温暖细腻的河沙渐渐漫过腚沟、大腿、腹胸,最后将脖梗和双肩也严严实实的盖住,如果不是还露着一颗小脑袋,活脱脱就是一道沙丘了。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象沙塑的人儿一般。
                 
  炎热的盛夏时节,当山洪消退的只能漫过臀部时,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喜欢到河里洗澡。在我们村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男人到鲤龙河洗澡,而汶河则是女人们的浴场。
                 
  妇女们大多选择在晚饭后端一盆待洗的衣服,邀上三两个相好的伙伴,穿过岸上一眼望不到边的柳树林,找一片有沙床的地方,嘻嘻哈哈地剥了衣、褪了裤,全面彻底,就连在自家被窝里也不轻易解除的那道防线也解除了。推搡着下了水,尽情地泼水嬉闹,乏了,就跑到沙床上躺下来,来一会风浴。月光下的清风,被青草滤过,被树叶筛过,没有半点儿尘埃,象清流一样,透过趾甲,流过小腿、大腿、小腹、乳峰,然后浸过两颊,沁入发丝,直至五脏六腑。一天的暑气退了,人也被那清清爽爽的风陶醉了!就这样如痴如醉地躺在沙床上,象躺在自己家的土炕上一样自由自在。几声蛙鸣,猝然将她们惊醒,夜已深了。慢悠悠地穿上衣服,趟过河水,向家的方向走去,身子脱胎换骨般的轻盈……
                 
                 
  二、赶鱼
                 
                 
  要说记忆里最激动人心的事情要数夏日赶鱼了。
                 
  因为两条河上下游都连着水库,还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鱼塘,那时候雨水多,每当夏季阴雨连绵的日子,山洪暴发,上游的水库满了,为避免决堤,每年雨季都要放水。这样以来,两条河常常波涛滚滚,汹涌的河水浩浩荡荡,一淌就是四五天,水库池塘里大大小小的鱼便顺着水跑出来,在河床上乱蹿乱撞。
                 
  当雨停了,上游水库也关了闸,宽阔的河荡渐渐露出一片片平展展的河床,这时候水还很浑浊,但浅水的地方明显地看到鱼儿急匆匆地游动,这时候就是我们下河逮鱼的好时机了。我们村及周围村子里的老老少少们都会背上鱼篓,拿着自制的鱼叉,鱼拍子和早早从集市上买来的鱼网,赤裸着胳膊,呼喊着、欢笑着、蜂拥着奔向河边。这样以来两条河里便都是晃动的人头和吆五喝六的欢呼声,当然,两河交汇的地方人最多了,那里水深,是大鱼藏身的地方,我们小孩子一般不敢去,大都在浅水滩手持鱼拍,等待那成群结队的尖嘴鲢鱼出来。然后噼哩叭啦一阵猛拍,随后就看见许多鱼翻着白肚皮浮出水面,这时候尽管用笊篱捞就是了。
                 
  最喜人的事情要数赶鱼了。当河水消退的差不多时,上游的鱼会加紧时间向下跑,而下游水库里出来的鱼由于受浑水冲击会用劲朝着逐渐澄清的上游水里跑,这样以来正好可以赶到两河交汇的浅滩里。
                 
  我们那些不甚懂事的半大小子就担当起了赶鱼的重任。将人马分成三伙,两伙从两河的上游向下赶,另一队人则从很远的下游向上赶。我们光着屁股,先从深水区开始,手拿木棍、鱼叉在水里乱搅,逐渐向浅水区进发,大家散成一条线,个个你争我奔,奋勇向前,赶鱼的队伍威武雄壮,吆喝声、泼水声气壮山河。清水变成了浑汤,鱼在水底受了惊吓,而又辩不清方向,只好向着无人的地方乱蹿,这样就一直跑到了两河交汇的浅滩里。当听到鱼儿扑棱扑棱的打水声,守候在那里的大人们就撒下了鱼网,举起了鱼叉,无数条大鱼小鱼便束手就擒,被活蹦乱跳地装进了各式各样的鱼篓。
                 
                 
  ……
                 
                 
  转瞬间童年已成为遥遥的记忆,故乡的河也成为一个难于触及的梦,在我与童年之间,已经横亘了一条难以跨越的岁月河流。记得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啊,世界上所有的河流(包括青春之河),都是一去不复返,我们永远不可能重复踏入。童年,就是这样一条遥远的河,虽然我们曾在它荡漾的清波中嘻戏、打闹、无忧无虑的玩耍,但我们却已永远无法再次踏足了,只有把它留在梦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心底听它动情地吟唱……
                 
                 
                 
                 
1楼
一场春雨先生《有关童年河的记忆》写得很美,很感动人。
它也让我们“想起童年那精彩的往事,被岁月的的红尘湮没了许久的心就会引发无言的感动”。
  
  故乡的东面是一条从遥遥的南山里蜿蜒而来的山水河,
                 
  童年的夏天,这里就是我们魂梦缠绕的乐园。

    沙床、赶鱼,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心底听它动情地吟唱……

                                                   文刀
                                                2005年8月17日
                 
                 
                 
                 
 

2楼
还是文刀了得,静静旁观,专心作应作的事:给作品作评论。我们千万别忽略收费圈外的奉献者。
3楼
真是留予他年说梦痕,记录得这么仔细。这也是功夫啊~~
4楼
记忆那么清晰,好像就在昨天,可是一切已经过去很久
5楼
真诚地感谢2,3,4,5楼各位老师的中肯点评,让我感受到了友情的温暖![em07]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1562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