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海与黑色的煤》(散文)

楼主
《蓝色的海与黑色的煤》(散文)
蓝色的海,与黑色的媒
─2005年新年感言

程宝林



从远离大海的成都,迁居三面环海的旧金山,转眼已经六年多了。距离我的住宅20多个街区的地方,就是旧金山最大的海滩,有时惊涛拍岸,更多的时候,海风平浪静,月圆之夕,海上生明月,我想家,想念大街小巷里,那些拥挤着、奔波着、嘻笑着、咒骂着的男女老少。即使我能讲流利的英语,我也无法用英语说出我对他们的关注和祝福。

我来自沃土,来自庄稼和农事。海从来就与我无关,可现在,我竟然成了一个与大海相守的人。它的潮涨潮落,与我,与我之外所有的人,都息息相关。它是父性的,像人类的老父亲;它也是母性的,像人类的老母亲。我们常常忽略了它的暴烈、凶残、野性与暴虐。

直到2004年岁末的这一天,海直立起来,咆哮着,将山一样的巨浪,排山倒海地砸向人类。

无论人类多么强大,在自然的力量前面,都显得不堪一击。芸芸众生对于人间权势、财势的敬畏,已经大大超过了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在我们携手自救、并伸手救人时,我们是唇齿相依的生命共同体,此岸与彼岸,合二为一。



岁末看了两部影片:《好死不如赖活着》、《盲井》。前者是记录片,后者是故事片,都是关于河南的事情,都是因为穷引出的悲剧。贫穷、愚昧、残忍与野蛮,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互为因果,互为表里。

我与煤的关系,比我与土地的关系要疏远得多,但我下过煤井。1985年初夏,我有机会到山东兖州的煤矿体验生活。在井下半天,我觉得似乎过了半年。从此以后,我坚信,在中国,农民并不是社会的最底层。在地底数百米深处的那些主要来自贫困农村的矿工,是真正用命,换取活命的中国公民。

这几年来,关于中国矿灾的报导,已经很不少了,2004年下半年,煤价大涨,矿工们的生命价格,并没有随之水涨船高。总理下矿井,与矿工一起吃盒饭,这当然是前所未有的好事;总理面对受难者遗属,洒下同情的眼泪,这更是令人感动不已的好事。可是,这能够杜绝中国的大规模矿灾吗,如果我们不从现在开始,用漫长的、锲而不舍的精神,对全社会进行生命价值、生命尊严、生命自由的全面教育?

小时候,在乡镇的供销社里,听到一位顾客和售货员吵架。顾客批评售货员服务态度不好,说:“你胸前的牌子上,不是写着‘为人民服务’吗?”

售货员毫不客气地顶回去:“我当然为人民服务,但不是为你服务。你一个人,能代表人民吗?”
     
售货员只说对了一半:一个个体的人,确实不能代表人民,但将这一个个体排除在外,加以忽略、轻视、漠视,‘人民’这个词就是残缺的。
     
在新的一年里,我最深的祝愿,送给那些挖煤的人。他们平安,指望他们生存的妻儿就平安,指望他们发财的矿主、老板、股东(许多都是当地的党政要人)就更加平安。


(此文作于2004年岁末,应“彼岸”杂志之约而写。仅仅一月多,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就发生大爆炸,200多名矿工丧生。贴出此文,悼念遇难同胞。)

1楼
忧患意识和悲悯之心
是文人最重要的特质

有此两点
文章自然不会俗

欣赏并学习了!!
2楼
我读宝林充满悲悯的诗文,很为震惊。我什么时候退化为冷血的人了?
我对人类的不幸,无处不在的不平和灾难,居然如此安恬?
3楼
值检讨的检讨,
值赞赏的赞赏。
荒田,与广大劳苦大众同呼吸、共命运
的作品,才有读者,才会长命!
读过此篇,压不住激动,我即时的命笔,
来了一篇《值人尊敬程宝林先生》
聊作称赞。更多的赞语,
更多的掌声,还在贫苦矿工的人堆里面。

                                    文刀
                                2005年2月16日
4楼
寶哥哥﹐又學習了﹗
5楼
好文章,简单、朴素、道理深刻!
以悲悯之心为文,俺也学学这个道理!~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1406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