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忆塞上

楼主
遥忆塞上
在我的案前放着一个笔记本,一个装帧非常精美的笔记本。轻轻的翻开,犹如轻轻的打开自己记忆的阀门,一股怀旧的清泉无声的流淌出来。

慢慢地翻到那一页,清平乐二首 寄古月君:

       其一
春风处处,西去绿一路。
嫩芽已上胡杨树,梦里相忆几数。
昔日乘兴南坡,今犹长啸当歌。
江南杨柳婆娑,会逢塞上唱和。

其二
春雨才住,重忆归来路。
伊水天山今何处,离情别绪难诉。
廿载息息相关,洒下几多悲欢。
今朝江南回首,又添万里离愁。

那几行不多但非常清晰的文字映入眼帘,勾起了怅怅的回忆。这是刚回内地的第一个春天给古月君寄去的自己的感慨之作。时间飞快地流逝,到现在,不知不觉自己回内地已经有十五年了,古月君还在塞外荒漠之中。打那以后,两人偶有书信往来,也不乏寄情于诗词,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由于各人自有各人的工作和生活,书信也就渐渐的疏了。从此,我在大都市滚滚红尘之中整天忙碌生计,丝毫没了以前的那些闲情逸致,什么诗词之内的东西完全丢到爪洼国去了。

想起当年在塞上诗酒唱和,何等惬意,记得胡君有一阙沁园春写道:
          
沁园春 游春
       节逾春分,清风徐徐,艳阳满天。
       适冬忙稍绪,心思舒展,野趣欣欣,诱人情怀。
       江南景物,故乡山水,欲赏共牵梦中难。
       会友招,且踏青揽胜,携侣同玩。

       乘兴漫步刘园,喜小园春色迎客来。
       看红玉绽绿,虬枝挺秀,银杏吐翠,芳期将还。
       蟠桃香梨,圃育瓜菜,鸡兔羊驴闹声甜。
       酹酒贺,似今岁当是,偌个丰年!

这是在塞上春天来临之时,在朋友的果园里游玩之时,胡君趁着酒兴写下的。我也酒酣耳热,当即和上一阙:

沁园春 和古月
喜鹊报春,欣欣万物,流云蓝天。
谢冬困稍舒,心旷神怡,雨露清新,沁人心怀。
久违江南,青山绿水,归须有期此时难。
同携手,恋塞外景胜,会友同玩。

数日流连春园,更诗朋酒友探春来。
看红杏枝头,盈盈含苞,芳香泥土,盼春早还。
小园荷锄,肩挑斜阳,藩篱不禁歌声甜。
同庆春,想今日情景,留芳百年。

看到这些唱和之词,心绪又回到遥远的塞外,回到旧时那些诗朋酒友之中,那段日子,虽说清苦一些,但也蛮有情趣。冬日闲下来后,没什么事情,大家聚在一处,仿那古时圣贤,饮酒作诗,邯郸学步,悠然自得。

而今,只有遥寄天涯,于是再提笔,按原韵又作一阙寄去:

沁园春 寄古月
节近春分,江南二月,碧水蓝天。
看呼朋唤友,郊外踏青,万物欣欣,撩人心怀。
遥忆塞上,昔日南坡,偕友同游今再难。
梦中盼,又踏青揽胜,携酒同玩。

依稀留连西园,看乌孙山下春潮来。
想七十三团,察布查尔,戈壁石城,几度春还。
伊犁河边,海棠菊社,清茗小诗佳酿甜。
江城望,待旧友归来,共忆流年。

记的还是在塞外,和古月君、穰德君三人饮酒作乐,忽然想到很多年以后这几个人会如何,于是我作“卜算子”一阙道:

诗酒三人行,难为主人情。酒正阑时兴正浓,美酒醒诗魂。
今宵共一席,诗文应长存。二十年后看今日,当忆也当吟。

古月君说道:“我等二十年后到底是个啥模样?说不定各自天南海北,难得如今宵一般相聚。不过,还是要如天山君说得那样,大家都不要忘记今宵,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在一起的时候,二十年后不管谁在什么地方,都应该时常回忆现在,如有可能我们还要相聚,哪怕是远隔千山万水。”

禳德君说:“远的也要想,近的更该想,咱们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来来,大家举杯,为了二十年后的今日,我们干杯!”

大家豪气十足的说:“好!干了!”

那一杯酒里蕴藏着多少对未来的憧憬,但未来又给这些诗朋酒友们带来什么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好像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而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吧。

真是如此!回想二十年前的那场酒席上所说的,三人分散在三处:我已回到故乡,古月君仍在塞上,穰德君则定居兰州,天南海北,难得一见。

记得毛主席在他一篇诗词中有这么一句:“一篇读罢头飞雪”,此时的我非常感慨,自己回来什么东西也没读,但还是飞雪上头。觉得自己回来这么长时间完全白忙活,虚度了人生,没留下一字一词。回想自己在塞外那段生活中的一些浪漫情怀,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毕竟,那段时间已经流逝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寻回已经失落的梦。真是恍若隔世,与古月、穰德二君也是远隔重山,天各一方啊!

而今现在,我猛然醒悟,该是写一些东西的时候了,要不然,真辜负了塞外那段日子,那段情怀。

[img]../images/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
[imga]../images/upload/2006/02/11/052633.jpg[/imga]
1楼
天山君新年问好!昔日酒,今日情,永远被定格在塞外风光,Re:遥忆塞上
定格在诗句上,既有一分浪漫,更有万分的凄然。

谢谢分享。行者现在就把目标锁定在塞外:)
2楼
艾华新年好!谢谢关注。
到塞外,肯定会有一分收获。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2812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