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尽情地痛哭一场吧!--致学妹敏》(散文)

楼主
[原创]《请尽情地痛哭一场吧!--致学妹敏》(散文)
              散文诗:请尽情地痛哭一场吧!
                 --致学妹敏


                  -艾华-

  敏,认识你正好二十载。在这不长不短的光阴中,我们见证过多少世局的动荡,多少命运的沉浮,多少人生的起伏。

  然而,时光的列车似乎与你脱钩,吝啬的岁月,竟然不肯在你的身上留下年痕--今天的你,依然靓丽如昨,光彩照人。

  我们的友缘始自商学院的第一堂课。我们的身上流的都是炎黄子孙的血,我们都曾经在同一座美丽的大学城--波士顿--渡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涯。对波市的那份共同的感情,使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共同的语言。

  虽然你是美国土生土长的ABC(注一),却对父母的家乡充满感情。爱屋及乌,你也对我这半个老乡分外友善,你与我们一家成了莫逆之交,我们也为有一位如此美丽能干的学妹而高兴。

  我们关心你的日常生活,宿舍中我们为未婚同学改善生活的“大吃会”总少不了你一份。
  我们关心你的感情生活,屡次做你的红娘、电灯泡。
  我们目睹你毕业后的事业,一帆风顺,
  最后,我们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彩虹轩(Rainbo Room)为你与他的共偕连理而欢呼喝彩。

  敏,人前你永远是如此明艳照人,如此阳光灿烂。你的真诚,化解了我们任何嫉妒之念。你的热忱,使我们的友谊经历了时间的考验。你是我们同学中的骄傲。

  三年前,我们在旧金山久别重逢。你第一次提及与他性格不合,让我为学妹第一次担忧,为你的幸福擦了把汗。

  去年,你告诉我你们正在努力“造人”,让我稍微欢慰。

  今天,我终于又来到了金山玉水,来到了你座落于太平高地(注二)的新居。

  这里面的每一件家俱,每一样饰物,每一幅墙的色调,无不凝聚着你的心血,散发着紫罗兰的芬芳。

  “这幅墙是我自己亲手粉刷的”,你高兴地告诉你的学兄--自豪、骄傲溢于言表。

  壁柜上,是你与父母、兄嫂与他们小孩的合家欢照片,多么和谐,多么温馨,多么幸福!

  唯独欠缺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张口,你已经补上:“祝福我吧,明年我就要迎接苏菲亚的到来……

  苏菲雅?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由影后梅丽尔·诗翠萍(Merrill Streep)主演的一部电影:苏菲雅的选择(Sophia's Choice)……

  你的选择呢?“我对领养机构的唯一要求是,苏菲雅必须来自上海……

  一方水土养一方的人,你生于太平洋之东,却对父母的故乡,太平洋之西的那颗明珠--也是我的半个故乡,情有独钟。

  一种对自己根的深厚感情,一种血浓于水的强烈“偏爱”,把一张东方的脸孔和中西文化熏陶中成长的躯体,天衣无缝地连接起来,把金山玉水和东方明珠连接起来。

  与生俱来的母性,倔强地崛起。对生命延续的渴求,跨越血统,跨越太平洋。

  把代表友谊的鲜花放置在你那落落大方的客厅后,我们便来到了费拉思科(Frisco)秘鲁餐厅。

  就座在餐厅的吧台之前,面对阿米哥(西班牙语,朋友的意思。在美国,则用来泛指南美洲西裔人士,这里指的是餐馆里的西裔厨师)熊熊厨火前厨艺的显山露水,我们继续推心置腹,畅叙友情,切磋人生。

  话题慢慢直逼学妹的另一半。又是你先开的口:“我们终于决定分手,但是我们仍然互相深爱,我对我们的爱没有遗憾……

  你的语气,是这样平和。你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没有泪水,甚至没有一丝怨恨的痕迹,却显得有点黯然失色。

  工作上,你总是如此果断坚强,无论是处理客户的苛索要求,还是周旋于男性当道的资产管理世界,你总是处理得头头是道,恰到好处,让客户放心,让同僚折服。

  我迷惑了。一位如此面面俱圆的学妹,一位如此成功的职业女性,一切都是如此顺利,一切都似乎如此美满,怎么可能在自己的感情生活中跌跤?在茫茫的情海里翻船?

  不知是因为同情一位学妹的挫折,还是感怀我们相似的人生经历,我们情不自禁地相互拥抱。

  “敏,你要坚强”我在你的耳边叮咛。

  “谢谢,我没事的。倒是你与她,恩爱多年,答应我,一定要努力去……”。

  此时此刻的你,还是那位大家熟悉的大姐大,又在那里“发号施令”,指令起学兄。

  敏,眼前的你,坚强得让我有点难过;难道你就不能脆弱一次吗?哪怕是今生仅有的一次?今天晚上?现在?

  望着你,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我真想在你的耳边大声呼喊:“敏,请尽情地痛哭一场吧!把我们‘强加’在你头上的光环摘下,把你肩膀上那沉重的‘领导’包袱卸下,然后,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淋漓尽致地发泄一番吧!

  哭完了,把泪水擦干,迎着阳光,走向新的艳阳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写于旅次途中 同年十二月十九日修改于香港)

注一: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指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
注二:指旧金山的Pacific Heights小区。
1楼
《致学妹敏》原来是一首长诗,衷心感谢宁儿的修改建议,
遂成了此散文诗,改得是否成功,请宁儿和其他文字先进不吝板砖批评指教。
2楼
很感人、也很美的散文诗。
一个小跳蚤在跳:“跌交“,应为“跌跤”吧?
3楼
这样写比原来那篇人物形象丰满多了,感情抒发得也比较到位,尤其结尾!
应该算散文吧?
4楼
谢谢明玉、心花。跌交之于跌跤,相当于象之于像,都可以,
但这里跤更好,已改了,谢谢明玉。

心花当初也给了修改意见,怎么忘了提?抱歉,一并感谢!
5楼
應該再深挖一些東西﹐我知道你不會﹐因為敏在你心目中形象太光輝了﹐任何深挖﹐都會褻瀆她﹐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寫我的丈夫和孩子。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947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