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他一默:有惊无险 (廖康)

楼主
幽他一默:有惊无险 (廖康)

人事处主任欧娜气急败坏地吩咐道:“吉尼,你去检查全部有关电子邮件。乌玛,你马上给他回信致歉,并告诉他,我们正在调查。肯尼斯,你去IT部,请他们查看是否有人侵入我们的网页搞坡坏。大家立即行动吧!有什么进展,随时汇报。”

欧娜一向挺稳重、挺和蔼的,可今天这封控告信把她气急了。今天真是祸不单行,大礼拜一的,每周最忙的日子,偏偏公司的电脑系统出了毛病,折腾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才修好,又收到这么一封电子邮件:

前天,我拜访贵公司网页,寻求工作,向你们人事部发了申请信,并提交了我的简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收到如下回信:“感谢你光临我们的网站寻求工作机会。我们将仔细审阅你的申请和简历,一旦有适合你才能的空缺,就会立刻与你联系。请你记住自己的密码,混蛋(Please remember your password, asshole)。”自从我去年毕业以来,向上百家公司申请过工作,还从未遭到过如此粗鲁的对待。我要求贵公司找出肇事者,向我正式道歉。我保留法律赋予我的诉讼权利。

欧娜召开了紧急会议,大家一读此信,都惊呆了。欧娜对手下的雇员还是信任的,并不认为问题出在人事处内部,而是怀疑最近公司裁人,得罪了某位懂技术的,惹出这麻烦。她担心这会引起法律纠纷,且不说赔偿多少,只要能立案,对公司来说,就是巨大损失。耗费时间还在其次,现在竞争这么厉害,对手们紧盯着本行业龙头的一举一动,这事只要一闹出去,对手们肯定会大作文章。欧娜虽然着急,但忙中不乱,在下达任务中显示出她知人善任。三位雇员都感到事件的严重性,分别把日常事务放在一边,投入这紧急任务。

吉尼条理清楚,电脑软件运用得熟练,各类文件,七年内的重要通讯等都分门别类存储得有条不紊。不一会儿,她就把那位申请人与公司的全部电子交往都调了出来。 原来他早就对公司有兴趣了,向人事处泛泛询问过雇佣条件。公司例行公事做了回复,没有任何特殊情况。他只是上星期五才正式在网上申请了工作,公司的软件随即就自动发送了官样文章,仅此而已。

乌玛的文笔好,也善于体会领导的意图,她很快就完成了回信的初稿。其中说道:“请允许我代表公司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我们是服务性行业,之所以能成为本行业的龙头,就是因为我们注重顾客服务。我们不仅尊重客户,也同样尊重雇员。我们决不容忍这类粗鲁言辞,正在紧急调查这一从未出现过的不幸事件。一旦找到肇事原因或个人,定然严肃处理,并立即向你通告。感谢你帮助我们及时发现问题,以避免可能发生更严重的事件。同时,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你的专业看来很适合我们的需要。我们公司正在发展壮大,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希望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即能共事。”她对最后这两句颇为得意,这样表达希望并未许诺申请人什么,但很可能会给他足够的企盼,不至于马上就去和公司打官司。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在发信前,她要先让主任过目。

肯尼斯人缘好,让他去跟IT部打交道最合适。那儿的人总是在忙,现代科技如此高妙,哪里还是一般人的工具?简直成了主子!出了问题大家就束手无策,都得央求IT部。他们按说是支持公司其它部门正常运转的,可那帮大爷小姑奶奶,高兴了给你帮个忙,三下五除二,就把问题解决了。不高兴了,就跟你打官腔,让你照章办事,先要发服务请求(service request),再根据轻重缓急排队处理,就算轮到你了,如果不想为你服务,他们就会说出一大堆你听不懂,又不好意思承认不懂的术语。在你哼啊、哈的点头中,人家理直气壮地走了,问题却留下了。肯尼斯从来用不着发服务请求,他跟那帮大爷特哥们。果然,他去跟人家聊了会儿天,就笑眯眯地回来了。拉上吉尼和乌玛就走:“咱们跟欧娜交差去。这回我可得让你们好好乐乐!”

两个姑娘还摸不着头脑,但反正要向主任汇报,便跟着他将信将疑地去了。小伙子咚、咚、咚有力地敲了门,几乎与欧娜说“请进”的同时就推开门,大踏步走进去。主任的愁眉也受他感染而舒展开了,迎上来问道:“这么兴冲冲的,有什么好消息?”

“你们肯定不会相信,这二百五简直是自作自受!咱们的软件自动回信,为了帮助申请人记住他们的密码,总是重复他们自选的密码。他脑筋有问题啊,选了那么个脏字,回头就忘了,还怨咱们!”

肯尼斯话还没说完,三位斯文的女性已经笑成一团了。

2005年9月29日
1楼
大笑﹗
2楼
有惊无险!!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1250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