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910
    • 经验95
    • 文章10
    • 注册2004-12-16
    [原创] 《大旱》(散文)



      起初,人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会在有生之年遇到干旱,它的到来凶猛而暴戾。
      人们太相信老天了,就像相信自己的肠胃一样,饿了要吃东西是十分自然的事情,那么天下雨是谁也拦不住的。在我的童年时代,只有天随便下雨是最正常的,却还没有娘可以任意嫁人的说法。至少,---------我是没听说的。
      可一直到了七月末,天空只是阴沉过几次。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大约一个钟点,最短的一次大约五分钟左右。当天阴下来的时候,整个野地一片骚动,风呼呼地吹响了被阳光烤焦的草木。田野上蔫哒哒的瓜地,外边的一片沙原,各种动物和飞虫在狂奔。
      在田野上锄地的老人用手遮起一个眼罩,朝天空望了好久,忍不住心中暗喜:老天开眼,终于要有一场雨了。一边吩咐在豆角地劳动的儿媳把家中的水桶、瓦罐、瓷盆等等所有能盛水的器皿全都拿出来,摆放到野地里。不一会儿,全村的女人倾巢出去,黑压压地覆盖了四野。有的女人十分虔诚地双手合十,祈祷苍天;还有的把瓦罐高高地举到头顶。
      在祈雨的人群中,有个年轻的女人脱光了上衣,将上身全部裸露,双膝跪地,雪白的胳臂向上伸展着。
      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个下乡知青,曾是遥远的省城中学里文艺宣传队里歌手。那一年她在看过一场豫剧《朝阳沟》之后,与城里的父母决裂,立志扎根乡村一辈子,就嫁给了村子里的民办老师振珂,并且和他生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此刻,她对雨水的渴望,是那么的不顾一切。顿时招来道道男人灼热的目光,可她毫不在乎。她的嘴唇蠕动,哼着一支什么歌子。她大概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一首歌上,想自己把歌唱完,雨水就会降落。
      牛车拉来了木柴,野地里燃起了熊熊烈火。据说这也是向上苍求雨的古老仪式,全村的老人和孩子都围篝火而坐。地面上的牛、狗、驴……一律都是伸长了或红或紫的舌头,大口大口地喘气。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一直到天近傍晚,人们也没有等来想象中的倾盆大雨。女知青默默地穿上衣服,眼里淌下两行亮闪闪的泪水。有个老太太看了,提醒她:“再哭,你身上的水分就更少了……”

      第二天,整个平原上旋起一股巨大的热风,夹带着滚滚沙尘。沙粒扑打到人的脸上,就像火舌一样滚烫滚烫,脸上会立即激起许多燎泡,女人们红润的嘴唇,变成了两片干枯的秋叶。
      许多怪事接连发生:1.村子里一株百年古槐,在夜间突然起火自焚,火光冲天,从树洞里钻出黑花白花两条蟒蛇,转眼间不见踪影;2.村子里一个以算命为生的老瞎子,门口置一口盛水的祖传大瓮,在发出一声爆响后碎裂,瓦片烫手;3.饲养棚里的一头驴饥渴难捺,将一奶胞弟活活咬死,喝干了它的鲜血……
      全村的八十八口水井全部枯竭,包括那些池塘与湿地;全村的树木与庄稼也全部枯干了,包括一些原本耐的野生植物。事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人们一天比一天恐慌。
      家畜们大概不知道世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仰起脖子想发出一声嘶鸣,脖子是仰起了,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此时的家畜和人一样,嗓子全哑了。
      整个村庄有一半以上的人失语,只能用简单的手势表达内心的活动。

      接下来的日子,人们试图在干涸的池塘旧址打井取泉,挖了一个又一个深坑。人们认为,原本满满的一塘水肯定是渗入地下了,只要挖掘下去,清清的泉水就会溢出,重新滋养他们的生活。村里人自发组成一支挖掘队,连小孩子手里都拿着一把小铁铲,一时间村前村后遍布挖掘的痕迹。
      随着打井的人们面临着必然失败,村子里的青壮劳力经过一番商讨,决定向村子以外的地方寻找水源:坚硬的滩涂,荒地,干巴巴的河畔,荒凉的田地之上,到处插满了探求水源的标记和各种小旗子。
      青壮男人都去做这件关乎全村人性命的大事情去了,全村的女人在家留守,看护孩子和家畜,从野地里挖出的茅草根上,榨取一点点液汁度日。村子里的一些懒汉二流子趁火打劫,他们没有参加打井队,只是想出各种馊点子不知从哪里搞到一点点水,然后拿着一小瓶或者一小碗水,去换回他们平时做梦也得不到的东西。比如__谁家的祖传之物,甚至是某个漂亮女人的身体。几个月来,已经无法计算,究竟有多少女人因为一口水而放弃了妇道。
      事后人们发现,他们搞来的水,全是动物们的尿液。

      一天深夜,有个叫马眼的人在自家废弃的老宅里挖出一口大瓮,起初以为是一坛酒,便用指头沾了一点,小心品尝,没有酒味儿。他立即被这个意外的收获晕倒了。马眼是个心地善良的残疾人,他把这满满一瓮水贡献给了全村的村民。人们万万不会想到,这一瓮水是不能饮用的卤水,这幢废弃的老宅原本是一家豆腐作坊。若干年前的一次震灾将这口瓮埋入了地下,它酿成了沙河村历史上又一次惨痛的灾难。
      ___连夜赶回村子的打井队员被作为崇高的奖赏饮用了这些陈年卤水,这一举动让村里的女人们在一夜间统统变成了寡妇。
      女知青的男人振珂也死于这场卤水事件。
      在将丈夫草草掩埋入土后,女知青牵着两个孩子走出了村庄,朝城里的方向走。她想想自己过去对待父母的态度,脸上更加滚烫。没有办法,不为别的,只为了让两个孩子活下去。这场旱灾瓦解了人们固守已久的信念,连同积累下来的各种纠葛,怨恨与情仇。当然,这场旱灾瓦解的东西远远不止这些。

      当她步行三天三夜,城市的建筑物渐渐出现在眼前。而小儿子却终于撑不住了,他倒在她的怀中,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有说出,就死去了。
      她抱着儿子的尸体回望村庄,眼神布满了绝望,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心都在瓦解,一点点碎裂。她的体内早已流不出哪怕一滴泪水了,而是干涩粘稠的黑血,像火焰一样灼痛了她的眼睛。但她不顾一切地让它流着,直至黑血在地上积了一滩,就像秋天黑色的叶子铺了一地。
      她不知道,在她最绝望的时刻,身后的村庄被乌云包围,野风聚起:一场亘古罕见的大暴雨就要来临。





    [ 这个贴子最后由Aihua在12/22/2004 2:12:14 AM从 美华论坛 转移过来 ]
    上帝给我一匹骏马
    我骑着它接蜗牛回家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7
      • 积分1103227
      • 经验140362
      • 文章4784
      • 注册2004-11-26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4348
      http://blog.sina.com.cn/u/1278777884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8450
        • 经验381
        • 文章71
        • 注册2004-12-01
        海鸥之作,黑得不能再黑,深得不能再深,读后只想捶胸顿足,笔下就是故园的宿命,教人战栗的天数。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欢迎海鸥!拜读《大旱》,令来自雨水充足南方的爱华。。。
          令来自雨水充足南方的爱华为北方同胞的坎坷震撼。

          虽然故事可能发生在多年前,相信今天的大西北很多贫困落后地区地方仍然重复着同样的命运轮回。

          弟和一帮大学哥儿们在香港组织了一个“黄河基金会”参与国内的扶贫项目,对内地贫困地区的同胞略尽一点血浓于水的责任,会把兄的故事和朋友们分享,谢谢。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3906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