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原创] 平水韵及其他

                           平水韵及其他
                       --关于拙作复文东问

           《累日预报江城元宵大雪未遇喜晴(七律)》  钟克煌
       预报上元大雪飞,满城交警运盐回。          狂飙难度僵黄鹤,曛日偏钟冷翠微。
       应喜娇儿雪为偶,堪怜老父画(滑)成痴。    元宵灯火晴方好,不怨杨丹不作为。
    平水韵及其他

      关于平水韵
      南宋山西临汾平水人刘渊与官员王文郁同期各自刊行的韵书,将原来的二百多种韵归纳成106种,被称为平水韵,一般就叫做“诗韵”。探讨的是唐人写诗用韵的规律,这规律通过科举考试的功利作用成为了规定,其中规定作近体诗时,无论律诗、长律或绝句,都必须一韵到底,而且不许邻韵通押,不能错用。由于它根据的是唐人主要又是杜甫诗的用韵,这条铁律就是对于唐代也未能以偏概全,而语音又是定会逐渐改变的。唐初本就有人在律诗首句入韵时借用邻韵字作为首句的韵脚,这到了宋代甚至成为了风气;原来那条不许邻韵通押的死规定也因而被冲决。
      其实诗词的韵律都是追随当时的语音的,诗词自古是要吟诵的,有些如古诗中的清平调和竹枝词和所有的古词是还得歌唱的,那时吟唱起来和谐动听的诗词如今再念起来有的就可能很不协调很不悦耳。比如你所提出的四支韵,既有支、知、迟、悲、时、吹、遗等,还有涯,当时自然是协韵好听的。信手翻翻我手头这本从1957年就一直跟着我的《唐诗三百首详析》,那么如今试试念念这首刘长卿的《长沙过贾谊宅》: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念到最后感觉如何?不协调吧!
      于是宋代的苏东坡,趁着作词的功夫,一阕《大江东去》,韵脚横扫了入声的好几韵;于是清代的韵书中,有明确地记载一些韵是可以通用的;你创作古诗词,当然知道。
    诗韵词韵都是这些韵,道理是相通的。
      在语音大有变化的今天,却要让有意创作古诗词的人,必须仿照唐代诗人那样,恪守一千四百多年前的音韵戒律不能越雷池一步,是不是有些滑稽?
      不妨遵从这种戒律写古诗。如今人何等聪明,年纪轻轻就能严格地按照这种戒律写出漂亮的古诗者数不胜数,不难做到;特别是使用字数多的宽韵作韵脚。顺便翻开今天的新浪博客,就见到大成博客的如下诗作:
                闻刘氏兄弟伏法作(2015-03-10 16:17)        
       湛湛苍天不可欺  未曾起意命先移  登临恰似金栖木  堕落何如酒泄池
       鱼肉存亡犹未卜  刀锋利钝又谁知  只怜善恶终须报  待到报时已太迟
      其中韵脚就全是四支韵,一韵到底,很好呀!这只是作者四支韵到底的律诗之一。还可见到这位四十八岁上海作者的其它意蕴高峻、乃至古意醺然的其他新、旧诗作。这只是一个例子!
      所要说的是,不必被这样的戒律约束住自己或他人。作诗的优劣同样不在皮相;古诗词既已称作古,如果只在形式上下功夫,仿古再真,也是赝品,价值有限的。
      或许以为壁垒森严才显得等次分明;愿者上钩,有他的自由!只是平水韵中这种过时的戒律分明已经不能作为评价今人律诗好坏的标准更何谈唯一标准了。
      不合时宜的清规戒律多是只为划地称王的;不搞五湖四海,其结果是孤家寡人;这是一般的道理。
      所以主编《古代汉语》这部让有志者大为受益的当代经典的王力先生极力主张:“今天我们如果也写律诗,就不必拘泥古人的诗韵。”“不但首句用邻韵,就是其他的韵脚用邻韵,只要朗诵起来谐和,都是可以的”。堪称中国语言学权威的王力先生无权无势,更谈不上钦定。但是他说得有道理,而且一些律诗创作者早就这样做了,相关的律诗也早就流行了,早就被读者认可或称颂了。
      规矩是要遵守的,但是刻意地强调某种明知不合理的规矩实在不必。
      关于古诗词与当下的古诗词创作,可以有许多的话说。节奏韵律大好的古诗词用来消遣取乐、记事切磋乃至承传国粹都是蛮好的;但想必也得开放一些,自在一些,何必固步自封,好多一点新的东西。中国古体诗词近若干年的普及乃至拔高到像是国奖却几乎让类顺口溜得奖的结果,有它的时代特殊性或者说时代残疾与一些人的需要,都懂的;不是我一个老人要说的话。何况我诸病在身,精力实在有限,就不多扯它了。

      以上我的意思只是说明,着眼于唐代的平水韵不足为训!
      回答几个问题:

      1、我偶发兴致给大家凑趣的这首诗,就是按照前人四支五微八齐十灰(半)通用这个教训凑韵脚的。这未必不可以吧?
             累日预报江城元宵大雪未遇喜晴  (七律)
       预报上元大雪飞,满城交警运盐回。          狂飙难度僵黄鹤,曛日偏钟冷翠微。
       应喜娇儿雪为偶,堪怜老父画(滑)成痴。    元宵灯火晴方好,不怨杨丹不作为。
      其中的韵脚:飞、微(五微),痴、为(四支)以及回(十灰)。
      因为当年那无休无歇的歌颂铭心刻骨,忽而就蹦出来毛泽东一九六一年写的标明“七律”的《答友人》。其中凑巧有我诗中的四支韵和五微韵,并不是一韵到底。想必他是既不需要也不可能用甚么中华新韵的。
      请看:
                              七律•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 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其中的韵脚是:飞、微、衣、晖(五微韵),诗(四支韵)。
      2、第五句已经不是三仄尾了
      我在发表后随即发现并随后在你看到之前就改过了,已经不是三仄尾了。那句“应喜娇儿雪为偶”的‘为’字是‘成为’的‘为’,读上平声,是在你提到的上平声四支韵里后面还有括号注明是(施为)的为;不是‘为什么’的那个表示行为对象目的的属于去声四寘的‘为’。
      3、诗里用了三个不字不可以?
      古人七律八句中用上两个以上相同的字不是稀奇事。同样的字出现大于三次的都有的,比如北宋终生只愿当老百姓的邵雍的七律:
                                插花吟
       头上花枝照酒卮,酒卮中有好花枝。        身经两世太平日,眼见四朝全盛时。
       况复筋骸粗康健,那堪时节正芳菲。        酒涵花影红光溜,争忍花前不醉归。
      其中就有四个花字。四个花字可以共存于七律的八句之中,三个不字应该也可以的了。除非专门关于不字有特定的让人信服的规矩,是哪家的规矩,拜托提供,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也巧!邵雍的这首七律也并不买所谓一韵到底的账,它的韵脚卮、枝、时属于四支韵,而菲、归属于微韵。而并不求功利的这位邵雍(1011—1077)的这首诗居然传下来有了一千年了。一个老百姓嘛,歌颂歌颂安于现状无可厚非,它不是也算还好的吧!

      倒是文东的关怀提醒了我再注视这个第五句,改一下是并不难的。却发现随便一改其意境也许更好一些,于是成为了如今这个样子:
                   累日预报江城元宵大雪未遇喜晴  (七律)
       预报上元大雪飞,满城交警运盐回。          狂飙难度僵黄鹤,曛日偏钟冷翠微。
       应喜娇儿雪为偶,堪怜老父画(滑)成痴。    元宵灯火晴方好,不怨杨丹不作为。

      ‘狂飙难度僵黄鹤’说的是在这个占地很大的城市,往往是江北大雨雪,江南雨雪却小乃至不下。这据我的观察,或是江北空旷,江上黄鹤矶与龟山高峙,山势连绵,风吹过来遇阻的结果。原来那句“曛日不沾冷翠微”是说如今冬天日落的早,并不附着在泛青的山坡上一起沉入漫漫黑夜,是泛泛而谈。改后的这句“曛日偏钟冷翠微”就是说任你狂风怎么吹,那昏黄的日头偏要出来伴着被吹冷的山。我觉得这要比原来的好。
      谢谢文东!
      问好!                                            2015-3-11

      老病诸杂事迁延,几天前发表的原诗已不能修改,只得在这里呈现。谢谢大家!




    [B][/B][U][/U][B][/B]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7
      • 积分689005
      • 经验148181
      • 文章9466
      • 注册2005-07-12
      堪怜老父滑成痴...如親睹其事, 忍唆不禁.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QUOTE][b]下面引用由[u]小土豆[/u]发表的内容:[/b]

        堪怜老父滑成痴...如親睹其事, 忍唆不禁.[/QUOTE]-------------------

        ^_^!又见小土豆,高兴!看过你的那篇《侠女》还是《女侠》,很好的。你很聪明,创作小说是一条很好的路。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7
          • 积分689005
          • 经验148181
          • 文章9466
          • 注册2005-07-12
          謝謝鐘先生. 是"俠女"  塗鴉之作, 見笑了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5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7191
            • 经验30542
            • 文章5577
            • 注册2009-02-11
            讀《平水韵及其他 --关于拙作复文东问》,我讀到鐘先生一片赤忱,更讀到他的人品。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6
            • 头像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2
              • 积分251842
              • 经验50784
              • 文章4330
              • 注册2010-12-29
              回答得真好,谢谢。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7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答鲁速
                [QUOTE][b]下面引用由[u]鲁速[/u]发表的内容:[/b]

                直言了。拜读了。[/QUOTE]
                -----------------------------------------------------------
                答鲁速
                  老交情了,欢迎!不过这里我没有错,倒是你不小心错了!
                这是一种特定的平仄格式。特定却是唐人试帖诗也容许的,可见是一种正规的格式,也是常见的。不过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一定要用平声。例见:
                郊行即事 程颢
                芳原绿野恣行时,春入遥山碧四围。
                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飞。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其中的‘况是清明好天气’
                     
                梅花    林逋
                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其中的‘幸有微吟可相狎’

                渡荆门送别   李白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其中的‘仍怜故乡水’

                月夜     杜甫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其中的‘遥怜小儿女’和‘何时倚虚幌’

                再如毛泽东《答友人》中“我欲因之梦辽阔”, 送瘟神》中“借问瘟君欲何往”;等等。
                我老而无用了。多学多思,祝愿年轻的人们!

                今天顺手将我这首歪诗中的‘僵’字改为‘倔’字,让黄鹤动起来,阁下以为如何?得:

                累日预报江城元宵大雪未遇喜晴  (七律)
                预报上元大雪飞,满城交警运盐回。          狂飙难度倔黄鹤,曛日偏钟冷翠微。
                应喜娇儿雪为偶,堪怜老父画(滑)成痴。    元宵灯火晴方好,不怨杨丹不作为。
                 


                [ 这个贴子最后由钟克煌在2015-3-14 10:45:20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8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b]

                  讀《平水韵及其他 --关于拙作复文东问》,我讀到鐘先生一片赤忱,更讀到他的人品。[/QUOTE]
                  问候萧大叔和文东!论坛不能大写和打着重号,只得引出来。我笨手笨脚又弄了一大气。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9
                  • 头像
                  • 刘荒田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14
                    • 积分617361
                    • 经验313194
                    • 文章5294
                    • 注册2004-11-26
                    欣赏克煌先生的态度,切磋永远是正能量。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0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QUOTE][b]下面引用由[u]Huangtian[/u]发表的内容:[/b]

                      [/QUOTE]
                      荒田晚安!刚好我在这里,我在探究为什么360浏览器就是不能上美华论坛。今冬本来预料过不去的,却意外的暖和让我能以苟活,谢谢老天。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1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QUOTE][b]下面引用由[u]鲁速[/u]发表的内容:[/b]

                        一般地,小子我不太喜欢长篇大论,宁可三言两语、点到即止。这一回首先是因为感激先生之盛情和热情,其次是因为领教了先生的解说之后觉得不无值得商榷之处,于是算是有点儿破例,啰嗦如次:

                        (1)先生列举了...[/QUOTE]
                        ----------------------------------------------------------
                        月夜     杜甫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其中的‘遥怜小儿女’和‘何时倚虚幌’
                        你说得对,以往确实是多在第七句,但例外总是有的,随着以往那么多年时代和语音的变异也会有发展的吧。很抱歉,我既老身体很差也很累,没有精力去搜索与论辩。对于美华我也不过是过客而已,希望本在你们身上。本来就不需要我话多。谢谢了!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2
                        • 头像
                        • 级别
                          • 积分20156
                          • 经验2963
                          • 文章288
                          • 注册2011-06-18
                          [QUOTE][b]下面引用由[u]钟克煌[/u]发表的内容:[/b]

                          ----------------------------------------------------------
                          月夜     杜甫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QUOTE]
                          ----------------------------------------------
                            忽然竟想起了大家都熟悉的杜甫的名著《咏怀古迹》:
                                            【其五】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其中不也正是第五句的“伯仲之间见伊吕”,和我那句‘应喜娇儿雪为偶’不都是‘仄仄平平仄平仄’吗?却巧,孙子在读的千家诗,其中也很著名的第一篇:
                                         早朝大明宫  贾至
                              银烛熏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其中的第五句“剑佩声随玉墀步”,也正是‘仄仄平平仄平仄’。我是不堪承受这种‘仄仄平平仄平仄’用于七律第五句绝无仅有的发明人之名的,那是老祖宗的创造。
                            我所说的都只是七律的常识,我也不过看过了这些常识而已,我不会为此而高明或自以为高明;我的一生已经够受的了。常识的来源,也无非《古代汉语》《诗词格律》(王力著)、《唐诗三百首详析》之类。我写出来是因为我自己对于文东的认识,我觉得他对我有一定的信任,他有礼貌,我可以说说,他也一定容得下我说。回答‘仄仄平平仄平仄’用不用于律诗的第五句本不是我的事,但我不能贪老祖宗的功劳。这些常识,但凡写过律诗的人都是知道的。美华论坛既有古典诗词版,这样的人一定很多的。还有宋诗等历代律诗中的许多例证,他们一定知道的比我多;只是没有说它罢了。
                            我早已表示过不参与任何的争论,今后恕不回答此类问题与一切会引起争论的问题。我已进入八十岁,只有有限的生命了。我已不适合参与社会。至于文学,我不过想借以在认为比较适当的地方说出我想说的话而已。我来美华,是看到荒田、萧振先生与大家的包容,也看到这里有一些很有才能的比较年轻的人。我并没有别的不可割舍的!我认为人人平等,简单自然。经过服药打针,我没有什么大事。
                            请谅!                        钟克煌再拜!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4053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