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4
    • 积分171592
    • 经验102181
    • 文章2872
    • 注册2009-01-03
    母親祭日的緬想(1)
    [P]四月十九日是母親的忌日。她三年前帶著晚年的夢想(創造我家母系的長壽記錄)和遺憾以九十五嵗的高齡安詳地離開了這個讓她多半生悲苦的世界,去天國聼無所不知道的上帝講故事了。人生實在是太累了。[/P][P]我媽(世上只有媽媽好)彌留之際,愛我的老婆(人間唯有老婆親)霸道地做了我的主,怕我動過兩次開胸手術的心出事,結果我沒能趕回去讓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拉著我的手,臉上帶點微笑永辭人生走向天國。爲這,我對太太大發過雷霆:愛,就可以做愛的主嗎?直到太太眼淚汪汪地說“我錯了”。我這經不起疼的心才說,算了。[/P][P]母親的一生,和中國活過九十的人一樣,相當于活了三生。人生難得活一回,但是中國人的一生死去活來好幾回。每一次城頭變換大王旗,中國都要大變一囘,”天翻地覆慨而康”,那是大王的感慨。慨爾康百姓不懂。真的慨慨康康嗎?“村村寨寨A打起鼓,呀,什麽什麽,啊哇唱新歌A“。天變,地變,山變,水變,天新,地新,山新,水新;傳統變,理念變,要命的是,做人的道理都得跟著變,”繼往開來的領路人,帶著我們走進新時代”。中國人生有點忙不過來?[/P][P]我媽二十六歲的時候,中國底朝天。天翻地覆,站起來的中國人民完全不會走路。“共產黨來了苦變甜(醋變辣,辣變麻,麻變煩。。。);我媽四十五嵗的時候趕上了耄死,耄自己選定的“你辦事,我放心”華國峰在耄尸骨未寒時就收拾了耄在延安迷戀的合法老婆,文化革命正式推出的旗手。[/P][P]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中國的大街小巷鑼鼓喧天。樂呵了好幾年。慶祝老天有眼,人民有救,黨還是哪個黨,換湯不換藥,換些戲文,換些臺詞,重打鼓,再敲鑼。中國開始演新戲。撥亂反正,浪子回頭,“四個堅持”,坑矇拐騙。[/P][P]國鋒道行不深,不久就被弄回家練大字,種葡萄了。鄧小平出山領導改朝十幾年。直到人民政府和人民玩真坦克。丟了民心。中國真變江湖。[/P][P]新中國的最高領導人自耄以後,都是同一個路數,同一個操行。説一套,做一套,先裝孫子再獨裁,再大爺。孫子裝得有多麽像是真孫子,日後獨裁就會有多自信,多牛逼,神魔基督教規,什麽嘛咧主義,什麽道德倫理,什麽人性底綫,統統去球。沒有底綫,堅持底綫思維。[/P][P]二00九年,我的胸口已經在美國被鋸開,胸前留下了一尺長的刀疤。回國看媽,一進家門就聽見媽媽撕心裂肺的痛叫。緣何?膽囊炎還是膽結石發作。這叫什麽事?我叫媽去醫院做個手術(在美國都不叫手術,叫微創)。我媽不肯。[/P][P]沒幾天的一個後半夜,我哥半夜敲門,說媽不行了。怎麽不行了?老太太已經是氣若游絲。我陪我媽住了兩天西安醫學院的百姓急救室。幾十年的改革開放,醫院沒一點進步,人性也沒進步。凌晨前的最黑暗的時光,病房裏慘叫聲一片。十幾個急救病患,幾十個家屬,護士在打毛衣。[/P][P]生命是堅韌的,沒得晚期癌症,沒心肌梗死,人并不容易死。一周過后,我媽出院。我和我姐用殘疾人車把我媽推出醫院。那時的出租還是招手停,但是沒有出租車停。我們只好推著媽步走六七公里,推媽回家。[/P][P]在中國,老了就不該看病?老了病了就該等死?醫生不待見,的哥不拉。人性已改變。[/P][P]那年我回美國時,我帶的硝酸甘油都用完了,中國秋冬時節的天上霧霾,空氣污濁太要命了。離開媽時,我給媽留下鼓舞生命勇氣的兩句話:1,活一天快樂一天,活兩天就賺一天。再怎麽也要活過鄧小平。[/P][P]二0一三年,我走大後門把我媽送進了敬老院。星期五領導帶我去的時候養老院領導滿口答應,星期一我帶我媽去的時候人家叫我必須把我媽送精神病院做檢查。精神病院我熟,給我媽做檢查的大夫姓黨,伸出兩指問:這是几?二,我媽答;再問:今年是嘰嘰年?我媽答:是金瓶元年(標準的四川話)。再不耐煩地加了一句:賊咯都不曉嘚?黨大夫反應了一下,大笑。行行行,然後用蝌蚪小字寫給我鑒定結果:此老太沒有暴力傾向。我媽進了養老院。那竟然是我和媽訣別的二0一三年。[/P][P]西安敬老院在長安縣,沒有上海北京的豪華,但也算百姓住得起的養老院。回美國的前幾天,我天天都去看媽。我媽對我說,賊鍋(四川話的“這個”)跟天堂一樣。讓做兒子的我聽著高興。我把席慕容的詩《青春》念給我媽聼,她老人家泣不成聲。耄耋老人想想不敢想的就是青春。誰的生命還沒有過美麗?[/P][P]我媽出生在一九二三年,當時中國的天空上霹靂一聲震天響過兩年;中國大地上到處兵荒馬亂。各處的草頭王互相打,只為打出一個最硬的拳頭,老百姓服嘴硬拳頭硬的兩頭硬。活不活命都不要緊。耄最瞭解中國人:只愛忽悠不愛命。人生硬道理。[/P][P]我媽六歲就沒了爹。外公死的時候才三十多歲,留了幾十畝地。虧得在舊社會,我外婆靠著和佃戶契約精神,和諧租地種地,養大了一雙兒女。全都高中畢業。舊社會高中畢業就可以學做倉庫保管員,學做會計。不像現在中國,碩士拿到送外賣。[/P][P]我外婆家在重慶邊上一個叫四公里的小村,五十年前我在那裏讀過一年初中。那是一個山青水秀,水田片片的地方。現在是一堆高樓,塵土飛揚。[/P][P]我媽大約二十嵗就到重慶實習工作。我不能想象我媽當年有多迷人?我媽是一九四五年結的婚,嫁的郎是她的教官。我爸是清朝出生的人。在我爸出生的那年,慈禧和光緒都還活著。我爸比我媽大十七嵗,很會掙錢,算盤打得好,説啥都一套一套,還酷愛古典詩詞。用當年的標準說,我媽嫁着個好郎。後來我媽也就過了四年多點的好日子。家裏住著大洋房,雇著三個傭人。[/P][P]白天倆人上班,晚上我爸打麻將,我媽看小説。法國的巴爾扎克,蘇聯的屠格涅夫。《高老頭》,《邦斯舅舅》,《羅亭》,《貴族之家》若干,我媽八十多的時候還能如數家珍。[/P][P]重慶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解放的。萬惡的舊社會變成了喜洋洋的新社會。一個新的中國,可以搞各種各樣實驗。實踐矛盾,矛盾實踐,紅色江山的開山大王後來還寫了書,叫《實踐論》,《矛盾論》。苦了我爸,因為新中國講的是兩點論:凡是舊社會會掙錢的,新社會就叫他不會掙錢。(待續)[/P][P]
    [/P]
    [ 此贴最后由 心之初 在2021-5-6 17:37:04编辑过 ]
    人生南北如梦,但卧金山高处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4219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