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女子
 

冯新华



  这天晚上,大约十点左右,我照例在龙王府大酒店门前等客。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要在往常,这个时候,我早有几拨生意做了,可今天却有些反常,到现在连一个客人都没等上,心里未免有些烦躁,目光也有些游移,就在这时,恍惚中,只见一红衣长发女子从大酒店门口飘然而出,凭多年玩车经验,我断定她应该是要打车的,就主动迎上去搭讪,在这里等客的司机不只我一个,不主动恐怕到手的生意会被别人抢去,我可是今晚一个客人还没拉到啊,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还好,那女子简直就是冲我来的,她毫不迟疑地就上了我的车,让我的心情放松中又有些畅快。再加上这女子又那么年轻漂亮,穿着打扮虽简约、随意、不施粉黛,却更显得清丽高雅,风采迷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自然和清新。

   我很情愿地让她坐到副驾驶位置,要知道在当前盗车成风,而我的车又没安装隔离网的情况下,为安全起见,一般是不准客人坐这个位置的。我们一边赶路一边聊天,。

  说实话,和美女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心情是愉快的,尽管,在这以前我们不认识,在这之后我们也不可能有往来,但秀色可餐,能享受时谁不想享受啊?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幽雅、迷人,让我时不时地抽一下鼻子。我想让这种香气更多地吸入肺部,散发到我身体的细枝末梢。渐渐地,我就有了一种晕忽的感觉,甚至有些********。

  我惊奇,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美女不但能够调节心情还能催眠?
  但我是司机,开车可不是闹着玩,来不得半点疏忽,所以,我在心里就一直提醒自己:集中精力,注意安全!
  这红衣女子倒也很随和,一点也没有漂亮女孩的清高和孤傲,也没有与陌生人在一起的那种拘束,一路上,随着景别的不断变换,她不停地问这问那,其活泼和好奇,俨然象个孩子,这种随意让人更加喜欢。

  在这样一种愉快的氛围中赶路,时间就过得格外快!不知不觉地,目的地到了,我们都象遇见多年的朋友,有些恋恋不舍。她从挎包里拿出一张50元的钞票,作为报酬,我一看计价器不多不少正20元,就打开钱袋又找给她30元,她很礼节性地客套了一下,就把钱装了起来,
  朝那扇大门走去,我望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我要回去了,才感到刚刚来过的地方包括这段路程都很陌生,尽管我在这座城市一直生活了很多年。好象在城外,又是晚上,路上格外阴暗,想起前两天一出租车司机被杀出租车被抢的事件,不免有些害怕,那个案子可是到现在还没破呢!我这么想着,身上每一根汗毛都提高了警惕,就不管脚下的路是否平坦一直冲着市区亮灯的方向奔去。
  可那个红衣少女的影子一直还活动在脑子了,缥缥缈缈,就好想一直没离开那个座位。

   事后一两天,我都在想着她,以至于茶饭不思。我在想,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她?

  终于熬到了三天,我实在憋不住了,决定沿那晚的路去寻找一下,说不定能碰上她,她不是说来走亲戚吗,没准还没走。我尽力回想着那天的路途,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大门前,我依稀感到那女子就是从这里进去的,就问门里刚好走出的一个老人:三天前这里是不是来过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
  那老人用奇异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个年轻姑娘大晚上敢来这里?”
  我说,没错,是我亲自送她来的。我又仔细地向老人描述了那女子的相貌特征。
  老人若有所思,突然,他说:“是,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女子,她是出车祸被人撞死后来这里火化的啊”!
  “什么?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人指着门牌说:“小伙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火葬厂!”
  啊?!天哪,火葬厂,我怎么会到这里?我怎么会到这里呢!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用力眨了眨眼,果然看到大门口有“火葬厂”字样。
  但我还是不能相信,我对老人说:“是不是搞错了啊?”
  “没错!”老人很坚定地说,“小伙子,莫不是你鬼迷心窍了?”
  我说,不啊,明明是我送她来的,她还给了我50元新钞。
  说着我就从衣服口袋里往外掏,我想证实给老人看:不是我说谎,是他搞错了。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张崭新的人民币,因为新,我才把它收藏起来。
我从衣服口袋了拿出了那张让我叠了一折的纸币,这一看,我立时傻了眼:我手里攥着的分明是一张冥币!

  “哎呀,我的天……”我顿时身子一软,瘫在地上。